趙曉生:每天練習哈農、音階不是能彈多快,而是把每個音彈好,讓它有生命。
2017-05-16

 

趙曉生,作曲家、鋼琴家、音樂理論家與教育家,上海音樂學院教授,博士生導師。1945年出生,1967年畢業于上海音樂學院。1981年至1984年,美國密蘇里哥倫比亞大學客席教授。《鋼琴藝術》雜志副主編、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、上海音樂家協會理事、現代音樂學會副會長和東方音樂協會、日本音樂研究會會員。

曾在中國五十余個主要城市(兩百五十場以上),美國(二十余場)及香港等地舉行鋼琴獨奏會,擅長即興作曲演奏,創立"太極作曲系統"及"音集運動"理論系統,創作數十部作品,在國內外產生廣泛影響。

 

 

趙曉生教授曾說過: 什么是好的聲音?能夠形成空氣共振的,把聲音傳遞出去并形成美感的聲音。我們要做的不是把琴鍵彈下去就行的事,而要關注怎樣讓榔頭很好地敲在琴弦上,發出我們想要得聲音。

只有先有了對好的聲音的概念和想象,集中注意力,才能彈出好地聲音。


每天練習的哈農、音階不是練習能彈多快,如果音質不好,彈得再快也沒有用。

所以要慢一些,把每個音彈好,讓它有生命,這里指的生命不僅是指情感的投入,還有泛音,能夠聽到音發出以后的余音和暗藏的起伏,單音之間的聯系也有泛音;不同音區彈奏的和弦也有不同的泛音效果,關鍵是你有怎樣的想象力。對作品背后的知識了解多少? 你的音樂修養如何?

 

趙曉生教授還講解了如何從認真對待“一個音”開始的練習態度和觀念問題:

1、一個音:包含預備——彈奏(觸鍵點)——聽泛音——收手,四個過程是演奏出好的音質必要條件。

2、二個音:音和音之間的聯系,要走向哪里去? 要注意培養對音程的概念。用肖邦夜曲為例:聽和聲,和聲在旋律音程中的變化,我們是否靜心聽過不諧和和聲? 很多次出現的懸掛感的和弦和如詩的旋律,構成了肖邦音樂的奇妙的美感。

3、三個音:橫向的句子;縱向的和聲;談到聲音層次的問題,要好像弦樂四重奏一樣,每個聲部就是樂團里的一個演奏員,如果哪一個聲部彈不好(沒有表情或音色不好),就會影響全局。他的示范很有說服力。這里指出,要訓練手指的控制力和平衡性,用任何一個手指都能彈出好聽的聲音出來,這就是專業院校強調的基礎。

4、四個音到多個音:手指的負擔越來越艱巨。讀譜顯得十分重要。要善于從譜子中發現隱含的聲部,并分層練習。踏板這時也很重要。

今晚三十一选七走势图